微信关注
在线联系

我放佛看到了这些企业家创业者面孔好像兴奋了很多

  而今天,李益诚老师,可以说是我在另外一个领域,遇到的另一个精神导师,我渴望怀着感恩的心态继续追随他。

  5月23日-24日,深圳丽雅查尔顿酒店,参加了好朋友兼长辈老师李益诚老师的资本顶层设计课程,与会者230多名,热闹非凡,受益匪浅,忍不住想谈谈一些看法。

  不想再深入分析,我想我也是幸运的,我自认为作为一名金融人士,我也遇到了最好的时代,遇到李益诚老师,我真正明白了他作为资本顶层增长论的建立者,国内增长战略落地研究中心创始人,事实上他已经是这个时代一种宝贵的资源,一种难得的能力以及一种稀缺的工具。我从来不会吹捧任何一个人,但我觉得李老师给了我们极大的启发,他能抓住一个企业的短板并去改善,同时能挖掘一个企业的长板并去延长,这么多年的项目经验及资本运作经验,说真,他成为了我学习的榜样,与自己职业规划相契合的标本。

  参加益诚老师的这个课,我放佛看到了这些企业家创业者面孔好像兴奋了很多,他们似乎看到了一种新的希望,我记得2013年我在洲际酒店参加一个活动,我看到京东刘强东、360周鸿祎、A8音乐刘晓松都来了,他们高谈轮廓,但是那个时候,我跟企业家交流,他们基本对资本市场是不敢抱期望的,所以都把刘强东等人当成了最终梦想,但到了今天,这个局面真的改观了,梦想似乎变得不是那么飘渺,有种神秘的力量激起了一批企业家新的激情,这就是我参加这么多活动以来,第一次产生的感觉,我感到非常欣慰,因为在过去,我作为一名银行从业者,真正明白,中小企业在金融行业处于什么样的位置,他们弱势、无助,我个人经手了至少大量的资产,但是,很少资产能与中小企业科目挂钩,我相信,他们慢慢的会不再单纯指望银行的资产投放。

  实际上23日课程结束后我已经起了一半稿,但24日听完国信证券保荐人吴总的讲演后,不谋而同的是,他多次强调了中小企业迎来了资本市场的春天,吴总作为一名资深的证券人士,想必也充满了前所未有的信心,对于我这个银行从业者看待中小企业,也就是从资产的角度来看,我赞同小企业也有春天,过去的六年时间,由于职业的原因,我也接触了大量的中小企业案例,接触了大量的中小企业家,我能很清楚的知道过去的六年,深圳这一批中小企业处于怎样的金融环境,以下谈谈。

  2013年底至今,人民币汇率单边升值通道彻底掉头,一度逼近6,汇率上下浮动空间不断被打开,那些没有锁定远期的套利企业亏损得一塌糊涂,所以保税区曾一度陷入萧条,而人民币贬值又意味着什么,当然过去的两年,国内经济GDP走向下滑通道,直至过去的一季度仅为7%,银行的不良贷款率暴增,可以透露的是,我本人也参加了银监局的几个不练贷款债权会议,其实形势相当严峻,那么有人会问,人民币贬值了,工业出厂价格下来了,原料成本也下来了,而且国家货币政策也宽松了,进行了4次降准,理论上银行流动性应该改善了,但实际情况是这样,我在一些课程也讲过,当不良贷款率暴增时,即使流动性得到释放,银行也难以做到信贷扩张,这就是所谓的“惜贷”,那么这就意味着广大的中小企业根本无法得到照顾,所以国家开始进行各类税改,李克强总理也只能天天喊话帮助中小企业,但市场是趋利的,资金是有回报偏好的,过去的两年,中小企业依然悲催无疑。

  我忽然想起了六七年前,我在网易、凤凰周刊工作,直到有天我去了我老师兼院长陆磊博士办公室,我跟他讲,我想回到金融业去商业银行做中小企业金融是否是一个可行选择,老师跟我谈了很多道理,他跟我保证,中小企业一定是中国将来最伟大的中坚力量,我也是因为老师的这一番依然加入了金融业,虽然老师已高升央行研究局局长,但在我心里,他是我永远的精神导师。

  直到,2014年底开始,熊了七年的中国股市终于牛起来了,我在《国人正在经历新一轮金融风暴》一文也已有充分的说明,此次不再多言,只想说,非常赞同国信证券保荐人所言,国家推注册制,推新三板,推前海股权交易中心等多个场外市场,目的已经非常明确,就是要让广大的中小企业自力更生,银行不给钱,信托不给钱,那就拜托各位企业家直接上去融资,一来国家长期背负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压力也会降低,二来也可以完成国家战略转型,所以我已经说过这一轮牛市是人为的是前所未有的,吴总说了未来三年是中小企业上市的黄金时期,确实这已是市场的共识,我在《降息不重要》中提到一组数据,2014年底中国和美国企业费融资余额结构,美国债券45%,股票总市值32%,银行信贷存量占23%;而中国非金融企业银行信贷存量占63%,股票总市值27%,债券10%,这意味着什么,这意味事实上中国仍然有巨大的空间,广大的中小企业完全有机会在股票、债券市场做大直接融资余额,未来十年,这个数据一定会出现此消彼长的趋势,所以本文题目正是想表达这一个观点,中小企业真正迎来资本市场的春天。

  最后我想说,不只是野百合也有春天,记住,中小企业也有春天!

  2012年-2013年,这个阶段人民币升值预期快速加大,对多数出口型贸易企业而言,汇差的急剧上升导致利润馋食严重,举东莞为例,多数在东莞的出口型制造企业满目苍痍,连续有细分行业龙头企业倒闭,而在资本运作方面,深圳保税区的进出口贸易暴增,以黄金加工、电子产品为产品载体的贸易量一度占据全国海关数据的50%以上,整一个潮汕帮游资、报关公司与银行强强合作,以对赌人民币一年期快速升值预期来疯狂套利,多数套利企业过度冒险,甚至连汇率保险远期合约都不想购买,当然,这样做的风险便是,一旦人民币汇率反转,他们将直接面临远期亏损。在这个阶段,仍然要说明的是,中小企业实体经济仍然得不到银行青睐,以深圳为例,多个银行通过套利保证金快速做大负债业务,但资产端,并没有相应流入真正的中小企业,嫌贫爱富的资本主义精神在银行业肯定也是成立的。

我放佛看到了这些企业家创业者面孔好像兴奋了很多

  我在财经专栏曾撰文提到,2008年国家推出4万亿货币量化宽松政策后,房地产经历了暴涨的几年,特别是2008年到2012年期间,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猛涨,国内CPI、PPI等指数一飞冲天,劳工成本集聚增加,这意味着占中国90%的中小微企业财务表的成本、费用支持上升,净利润下降,而银行把储户资金过度投入房地产以及相关地产信托、投入大宗商品供应链,实际上绝大多数中小企业并未能在这一轮QE中得到偏袒,因为市场的资金是投机的,趋利的,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仍然突出,他们度过了悲催的四年,实体经济无法起来,眼睁睁看着投机主义者爆炒房产固定资产获利,郎咸平也是在这四年凭着这个简单的理论炒作出名。


HOME | ABOUT US | PORTFOLIO | NEWS | CONTACT US

现金赌博_真钱21点


CONTACT US

现金赌博|真钱21点